极客数码,专为Geeker推荐好玩的极客数码产品、创意数码产品

“失去双腿后,我成为了半机械人”

2023-07-14 20:31 浏览: 731628 views 我要评论(0 条) 字号:

文授权转载自一条
ID:yitiaotv
如需转载请联系原作者

今年5月底,
埃隆·马斯克的Neuralink公司宣布已获得批准,
将脑机接口技术用于人体实验,

“人机结合”商业化的时代,已然降临。

仿生人艺术家Viktoria Modesta展示义肢造型
图源:Beautiful Bizarre

女孩Amie将特斯拉钥匙植入手臂,轻触开启车门
图源:Brut
越来越多的人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侵入性改造,
有上万人在体内植入芯片成为“初级赛博格”,
用以乘坐火车、开门解锁和支付账单,
其花费不过约1300元(180美元),
有人在手臂内植入特斯拉车钥匙,
轻触一下,就能启动引擎,
还有人在颅骨内植入电子眼设备,

来“看到”红外线和紫外线……

“电子眼”赛博格人,内尔·哈比森

左:哈利·帕克的刀锋义肢(摄影:Natasha Pszenicki)
右:2019年,他为英国女王介绍自己的画作

我们采访了“半机械人”哈利·帕克,
他使用高科技义肢生活了15年,
深入赛博格、仿生人、DIY身体黑客的社群,
并于今年4月出版新书,
《寻求修复:人机合成的前沿故事》,
“我觉得总有一天,
我们大多数人都会植入设备,
如果我的朋友给孩子买了一条神经束,
变得更加聪明,上更好的学校,

我难道不会为自己的孩子也买一条吗?”

辑:刘亚萌

哈利·帕克在安装他的义肢
其中的仿生膝盖重1.7kg,售价约7万英镑
摄影:Steven Pocock

大约15年前,20岁出头的哈利·帕克在战场服役时,踩到一枚简易爆炸装置,就此失去了双腿。

经过艰难的复健后,他获得了当时最先进的义肢,内含一款智能仿生膝盖,中间的微处理器芯片能凭借算法对周遭环境做出反应。

其附带蓝牙功能,可以连接到手机上的app程序,更改不同的行动模式,戴上后可以骑车、快走、打高尔夫,甚至扛着孩子走路也完全不在话下。这款膝盖重1.7kg,售价7万英镑(约64万人民币)。

纵然有这样高科技的义肢,很长一段时间,哈利·帕克还是会因为自己的残疾感到羞愧和自卑。有一天他路遇一群放学的小学生,其中一个10岁左右的小男孩突然问到:“你是赛博格吗?”哈利·帕克刚开始有点懵,然后笑了笑回答:“不,我是半机器人(Half-robot)。”

“赛博格,是指一种半人半机械的生物,从这个定义来说,我似乎的确是的,我68公斤的体重里,有60公斤是血与骨的‘湿件’(wetware),有8公斤是义肢硬件。也就是说,我有12%是机器。”

Viktoria Modesta是一名仿生人流行艺术家
拥有时尚多变的义肢造型
图源:Beautiful Bizarre

2014年,Les Baugh在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实验室里
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用大脑控制双手义肢的人

他碰到过一些残疾人,自豪地介绍自己是“赛博格”,这是因为越来越多的残疾人,在使用神经系统控制的义肢,拥有强力灵敏的机械手,甚至有四肢瘫痪的人能用大脑去控制机械臂为自己抓取食物。

另外,很多身体健全的新新人类,在对自己的身体进行机械改造。

于是哈利·帕克欣然地踏入这个“人机合成”的新世界,去探访了最前沿的实践者——电子眼、DIY生物黑客、AI医生、脑机接口、在义肢里“放入闪电”作为装饰的艺术家、“超人类主义宣言”…….

他前往德国观看半机械人运动会(Cybathlon),这个会每4年举办一次,包括外骨骼赛、义腿赛、义臂赛、脑-机接口赛、动力轮椅赛和功能性电刺激自行车赛,“从本质上讲,这是一场合成人的奥林匹克运动会,医学技术公司和大学生物工程院系齐聚一堂,互相检测各自最新的创意和设备。”

凯文·沃威克用手臂神经控制机械手

他拜访了世界上第一代赛博格人凯文·沃威克(Kevin Warwick)。他是英国雷丁大学的教授,从20多年前就开始拿自己的身体做实验。
1998年,他在自己前臂植入了一枚RFID芯片(RFID是一种无线通信技术,用于识别特定目标并读写数据),当他走过雷丁大学控制系的房间时,门、电灯、取暖器和计算机都自动为他开启。

之后,他通过手术在左臂正中神经(median nerve)植入了“脑门”脑机接口(BrainGate BCI)电极阵列,并与一台计算机连接,以此能够控制一台电动轮椅,并让一只机械手开开合合。

左:凯文·沃威克给自己的手臂做植入芯片手术
右:凯文·沃威克与妻子进行神经链接
他还将自己的“脑门”连接到妻子的神经系统,让自己的运动神经信号传到了她的大脑,达到了一场“纯电子沟通”。其中最为微妙的一点,是当时夫妻二人婚姻面临崩溃,但就在这一次神经连接后,两人变得无比亲密,挽救了婚姻。

这个“脑门”实验,正是日后诸多脑机接口项目的前身。“和凯文见面的经历很棒,这让我开始思考生物黑客和身体黑客,他们用DIY的方式,将一些芯片和机械部件放入体内。”

用体内芯片解开门锁
在凯文·沃威克进行赛博格实验的20多年后,“身体黑客”(Bodyhacking)成为一股潜流,这群人通过使用普通人买得起的现成工具,对自己的身体进行改造。

而在体内植入芯片,是这个社群里较为温和的一项改造。

米粒大小的芯片,往往植入虎口处
在瑞典,已经至少有8000人给自己的身体植入了不同的RFID芯片,成为初级阶段的“赛博格人”。
这些芯片往往米粒大小,经由一根大型针管注入手掌虎口、手臂等皮下组织,全程几乎没有痛感,2个小时即可完成,而且只需要花费大约1300元(180美元)。

芯片中存有数据和信息,当你乘坐火车、刷信用卡、解锁家门、启动打印机时,用手扫一扫就可以了。疫情期间,还有公司推出“疫苗护照”功能,用手机贴近皮肤,就会显示你的疫苗记录信息。

女孩Amie Dansby将特斯拉钥匙植入体内

用手臂启动汽车
更有层出不穷的科技爱好者,直接将特斯拉的钥匙植入体内。一位名叫Amie Dansby的美国女孩,将特斯拉Model 3的卡片钥匙外壳溶解,取出内部NFC芯片植入右手臂,开门、启动,都只需将手臂轻轻一碰。
这个过程要比普通RFID芯片植入要痛很多,同时在新闻曝光之后,她收到了一些攻击,“很多人觉得往身体里植入芯片会很奇怪,但是有那么多人往脸上注射肉毒杆菌、植入硅胶假体,却都被认为是美丽和正常的。”几年之后,Amie又在手臂里植入了一只夜间可发亮的LED灯。

在很多国家,这种植入过程甚至都不用进医院,购买相关设备后,在家就可以操作,哈利·帕克说:“体内植入芯片在英国不是个大事,挺容易的,不过如果你要将芯片取出来,可能就需要手术。而且也会存在植入物老化的问题,有一定危险性。”

内尔·哈比森在用“电子眼”欣赏一朵花的颜色
摄影师:Laars Norgaard

其电子眼工作示意图

另有一些人,会利用这类技术,来拓展本不属于人类的感官。

内尔·哈比森(Neil Harbisson)是“赛博格”世界里的名人。他天生色盲,只能看见黑白两色,但是现有的医疗手段并不能对此进行改善。

于是他在大学期间自己动手开发了一种“眼博格”的装置,在头骨内植入了一种感应元件,外面伸出一条天线,将侦测到的颜色波长转变成震动频率,让他能从头骨中“感受和听见”颜色。

至此以后,内尔·哈比森不仅能感受到普通的颜色,还能感受到正常人看不到的红外线和紫外线。

内尔·哈比森的护照页,照片带有“电子眼”

哈比森的一大成就,是成为第一个获得政府正式承认的赛博格。他在自己的护照里更新了带有电子眼的照片,起初被政府拒绝,之后以“我的身份认同是赛博格,植入设备应该算作一种器官”为理由,说服了当局。

穆恩·里巴斯在双脚植入元件
能实时感知地球发生的地震活动
她根据感知到的地球运动,进行舞蹈
穆恩·里巴斯(Moon Ribas)是内尔·哈比森的好友,她的身体没有任何缺陷,为了成为赛博格,她在双脚植入了一种可连接到在线地震仪的装置,能实时感知地球发生的地震活动。
在采访中,哈利·帕克对此举颇为赞赏,“我认为穆恩·里巴斯的有趣之处在于,这些改造使她更接近自然,直接感受到地球的运动,这真的很美好。”
“身体黑客”社群活动如火如荼,各种不同的工具和元件很容易在网上买到。
如果你想感受扬声器和硬盘的电磁引力,或是想变魔术般地移动桌子上的回形针,你可以将一枚生物感应磁铁植入指尖。

有一家公司专门生产一种“指北”的装置,可刺入你胸骨上方的皮肤,每当你转向北方,它就会振动。甚至有人在研究 “赛博高潮”(Cyborgasmics)的装置,在骨盆里植入一种振动设备。

2020年8月,马斯克展示Neuralink的手术机器人

今年5月,Neuralink公司宣布获得FDA的许可

其脑机接口项目可以在人体上进行实验

人机合成是真的势不可挡吗?
哈利·帕克曾经就这个问题跟朋友产生争论,当时两人聊到埃隆·马斯克的Neuralink公司所做的项目:将带有数千个电极的超薄神经束,植入颅骨。该项目初期目标是让瘫痪患者重新行动,但是马斯克提出,未来可以通过增强这项技术达到“人和人工智能的共生”。

“我们希望保留身体的神圣性,但是朋友说,如果他为自己的孩子买了一条价值5万美元的神经束,于是他的孩子比我的孩子变得更有趣、更聪明、更健康,就读顶尖大学,拥有更好的工作,过着更幸福的生活,那会怎么样?难道我不想给孩子也植入一条?”

“脑机接口”项目会令人联想到“黑客帝国”世界

在脑中植入设备,可能会涉及到隐私泄露、技术奴役人类等问题,想起来令人惊惧,可是一旦它开始商品化,就是势不可挡,就像30多年前人们害怕手机信号穿入人体,但现在已经没有人谈论这个了。
这种“改造”的趋势也哈利·帕克本人身上发生。他目前使用的还是智能“套筒”义肢,体内并没有植入机械元件,但是他也对神经控制的义腿十分着迷。这需要进行一次骨整合手术,由一根钛制的金属棍将皮肤戳开,然后再接入外部机械设备。
因为手术有风险,哈利·帕克还在犹豫,“再过几年,如果我的身体因多年磨损而恶化,或许骨整合会成为我的选择之一。”

“我觉得总有一天,我们大多数人都会植入设备。”如今有医疗需求的人,已经在使用内置芯片定期检查心脏、检测胰岛素水平、减少末梢性疼痛。

2017年福特汽车公司使用外骨骼设备
协助流水线工人工作

2019年日本一家公司购买了简易外骨骼设备
协助70岁以上的劳动者工作
摄影:Daigo Orihara
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,全世界范围内,每100人中约有15人残疾,每100人中有2至4人严重残疾;每年有50万人脊柱受损,轮椅用户多达6500万;在接下来的30年里,80岁以上的人口数量差不多会翻两番,达到3.95亿。
人们会因为事故、癌症、年龄增长等各种原因而变得衰弱,对机器改善肉体的渴望会越来越旺盛。
比如外骨骼设备,可以预防体力劳动对身体造成损害,让老龄化劳动力继续劳动。“想象一下,当你80或90岁的时候,你可以穿上外骨骼去购物、 照顾孙辈、并接他们回家,这些技术会帮我们维持与社会的联系,保持长久的活力,以及更加幸福。”

在跟这么多“合成人”交谈过后,哈利·帕克有了释怀,“我对自身缺陷感到更自在了。就连被称为残疾人也感觉还好……一如经金缮修复的碗,我也得到了再造。修复的过程,以及我为此投入的时间,都使我更加珍视自己的生命。我接受了自己的缺陷和不完美。” 


原标题《“失去双腿后,我成为了半机械人”》本文经授权转载,如需二次转载,请与原作者联系。

免责声明我们尊重原创。如发现侵权,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。



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, 我也要评论

发表评论

*

* (保密)

Ctrl+Enter 快捷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