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客数码,专为Geeker推荐好玩的极客数码产品、创意数码产品

2015 摄影总结:不念过往,不畏将来

2016-02-08 17:30 浏览: 1789 views 我要评论(0 条) 字号:

时间宛如奔流不息的浪潮将我推往未知的将来,来不及驻足2015就已然翻过。这一年我极尽折腾之能事,失去了很多也懂得了很多,所以赶在农历新年之前为这一段时间的经历做一番总结,为自己的不惑青春留下注脚(其实是因为懒癌晚期所以才拖了这么久)。

一月:

新年的第一缕阳光从布达拉宫广场的鱼肚白开始,5天的拉萨行走马观花,不为转山、转湖、转佛塔,只因心中一瞬的悸动,想起了某个人也曾向往的迷雾冷山,于是说走就走……



拍摄上图时,楼主刚在拉萨熬过头夜,都说高原的初夜额……特!别!难!熬!,又是在冬季,多亏楼主身体好额……所以当时我还在努力适应高反中。经典视角构图没什么新意,季节的缘故太阳也跑到了视野之外,如果选择在10月份拍摄,太阳会出现在云朵的下方,应该会有更好的效果。
      
二月:

人的一生至少有两次冲动,一次说走就走的闯荡,一次说回就回的故乡。回家,是此时每一个漂泊的人共同的信念。无论肤色,无关信仰,在这一刻都能感受到空气中那浓浓的化不开的乡愁。即使跋山涉水一路囧途,只要想到亲人期许的目光和那熟悉的味道,就早已归心似箭。即使背上是空空的行囊,也要回到那遥远的地方,因为那是——我们的故乡。



这张照片拍摄于广州武广火车站,在春运的大潮中鲜有外国人的身影,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选择在这个拥挤的时节出行,或许他也入乡随俗想细细品味一番这个国度的乡愁。



这张照片拍摄于长沙市植物园,起先我是被老者身后的吊灯和灯笼吸引,我端着相机走过去时,老先生正在广场上悠闲的打着太极,他对我招招手,想要我给他拍张照,我误以为他不想被我拍到,所以连忙摆手表示没有在拍他,谁知老爷子却反问到:“为什么不拍我?”恭敬不如从命,遂轻按快门定格下了这个瞬间。可惜当时忘记询问老先生的地址,没法将这张照片交到老人家手上,真是遗憾。愿老人家身体健康、寿比南山。



趁着堂哥乔迁新居的机会给“家族三宝”来了张合影,从左至右是我的父亲、姑姑、伯父,后面露手举着福字的是伯母……伯父有偶像包袱,笑得腼腆;姑姑的孙子都会打酱油了,自然心花怒放;父亲一如既往的萌(^-^)V。愿家人笑口常开,健康常在。

三月:

假期总是短暂,起床总太难……一觉睡到自然醒的假期转瞬即逝,所以……又要上班啦!!!(ノಠ益ಠ)ノ彡┻━┻



自编自导的小品《一路向西》终于在公司春茗圆满谢幕,感谢各位新人的精彩演出,恭喜你们完成了入职的“成人礼”,虽然磨合的过程并不轻松,但是我想在回忆起这一段经历时我们都会笑出色彩。最后特别感谢几位小姑娘为了舞台效果牺牲“色相”,你们的伪装很成功,连我都分不清谁是谁(画外音:要我们这几个如花似玉的少女画成这猴样,你咋不上天呐!)。这张合影使用的是A档遥控拍摄,虽然上了脚架,但没有注意到过慢的快门,所以还是拍糊了,不过也因此增添了几分神秘,现在想想也是极好的。

五月:

去了一次传说中的东莞798——下坝坊,感受了一场蚊蝇的饕餮盛宴……然后回来就感染了“登革热” ,那酸爽……就好像孙猴子钻了太上老君的炼丹炉,毛都着了 /笑哭/笑哭/笑哭  而且因为工作繁忙并没有在意,等忙完了抽空去检查才知道得了“登革热”,而那时10日的自逾期将过,已经开始退烧……所以楼主没吃一粒药就练成了火眼晶晶 /笑哭/笑哭/笑哭/  建议各位广东的朋友在疫情高发期不要去人多混杂的场合,实在不行可以多带点蚊不叮保平安   /笑哭/笑哭/笑哭/  多说一句,如果不幸感染了“登革热”请使用物理方法降温,喝热水和捂被窝是不管用的,虽然一般只有10日的自逾期,但有条件的还是尽早就医,不然大侠就只能从头来过了。



这俩张照片是我从下坝坊冒死带回来的,摄于下坝坊的某条不知名小巷,华灯初上,灯火迷离。在觥筹交错间想寻找一份宁静。



六月:

清明时节雨纷纷,额……好像端午都过了,反正这又是一个多雨的季节,难得的艳阳午后,江边的鼓声渐浓,喊船的号子声也随着鼓声此起彼伏。被冲刷了一季躯壳站在岸边眺望着渐渐驶离龙舟,不禁自问,眼前的苟且依旧在,诗和远方到底还有多远。内心的种子在尚未远去的雷鸣声中化作一匹野马几近脱缰。



拍摄于东江边,夕阳下的孤舟,与时间的角力。



于无声处听惊雷,于无形出现繁花。拍摄于东莞君尚,可惜当时没有进入爬楼党圈,没有更好的机位只能选择这样的仰视构图,没错闪电是P上去的,为了上文切题……

七月:

阴霾天空,隐约雷鸣。终究,我还是递交了辞呈,一场流浪的终点将至,新的起点又在何处。仍年少,可轻狂渐失,我是否还有勇气去追,一场变革即将来临……请让这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。



拍摄于东江大桥旁,越是坏天气就越是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。



暴雨如期而至,慌乱中手机抓拍。有些东西,风雨再大也要坚持。



八月:

烈日灼人,广东的夏天总是比别的地方长一些,每一个青春都是无处安放的鸡蛋,掉在地上就成了煎蛋……所以是时候去降降温了~有幸赶在离职前最后参加了一次公司旅游——大亚湾漂流。讲真,广东漂流还得去清溪,不过既然是公司旅游就没什么好挑的了。



一直不会拍合影,特别是大合照,感觉得像排兵布阵一样把每个人对号入座、事前计划才能拍好。太阳当头照,着实无心闹,反正拍丑了的也不只我一个人,笑哭。





九月:

一场离别,后会无期。6年的时间,东莞成了我的第二故乡。这里虽然没有高楼林立,但却天地宽广。少一分钢筋水泥的压抑,多一分天南地北的温暖。虽然跟朋友聊起东莞时,总因这里曾经兴盛的服务业而被调侃,但在这生活过的每一位打工仔都知道,这是一座有人情味的城市。再见了第二故乡,祝福你!



拍摄于东莞城市学院人行天桥,按照教程做的漫画风格后期,没有换掉天空是因为这里的能见度真的很好。



临行前的小插曲,家里来了位小客人。妖娆百媚又憨态可掬,不怕生还很粘人,原来是常来串门的小喵。我会想起你的,喵。



跨越1458公里我已身在杭州,黄昏中眺望里西湖,行古人登高望远之好。拍摄于雷锋塔顶,洒在碧波上的余晖泛出金色的光芒,塔顶的飞檐剪影与低垂的落日遥相呼应,以此来体现这座城市厚重的历史古韵。



摄于岳王庙,一张典型的糖水片,晨光迷离,岁月静好。



摄于灵隐寺,阳光投射下祈愿符的阴影,风一吹,这些光影便摇曳起来,好似一群长袖舞者在风中飞扬。



尘缘来去一场梦,宛如挥手袖底风。

拍摄于灵隐寺罗汉堂,三角构图把视觉中心由四角引导至门框处行走的僧侣背影上,不过右侧的高光处可能会对观者的注意力形成干扰,但楼主觉得右侧的斑斓鲜明和主体部分的素雅色调形成对比,仿佛是两个不同的世界,体现出佛教的四大皆空之感,所以最终还是保留了下来。

十月:

奶奶病危,在病床上昏迷了11天,最终还是离开了,她走的时候很安详,我们都在身边。奶奶终于告别了一切的痛苦,去往天国寻她心心念念的父。现在时时还会想起奶奶坐在阳光下,手捧着《圣经》要我教她一字一字地读。下葬当天,我怀抱着奶奶的骨灰走在细长的陵园小道上,想着幼时奶奶也曾这样紧紧地把我抱在怀中,而长大后的我却一直欠她一个拥抱,想到这里我只能把胸前的小罐抱得更紧,奢望已在天国的奶奶能感受到我的愧疚。



奶奶是基督徒,葬礼办得很朴素。没有戏班、没有烟火、没有哭调,有的只是衣着肃穆的唱诗班和一首首赞美诗歌。

这张照片拍摄于奶奶的葬礼,拍摄时经过了家人和教会的许可。起先并不想把它放上来,但奶奶的离世是我2015年绕不开的节点,权衡再三还是把它放在2015年的总结里,请各位见谅。



看海阔,盼天空,望彼岸,等风来。

虽看不清前路方向,但生活还要继续。

11月:
      


烟雨江南,11月的杭州有了初冬的寒意。



偶然瞥见细雨中低垂的枫叶和水中的倒影有几分言叶之庭的既视感。



南来度冬的候鸟,听说叫肥啾,用140mm狗头勉强打到。



初冬的纷飞细雨和马拉松来了场邂逅。


斑马,斑马 你回到了你的家
可我浪费着我寒冷的年华
你的城市没有一扇门为我打开啊
我终究还要回到路上
这位小哥唱尽了《斑马斑马》的沧桑,沙哑的嗓音中透这一股倔强,让人上瘾。



听说杭州市全国雾、霾天气最多的城市,也许是因为西湖这个城市绿肺蒸腾出了太多水汽的缘故吧。摄于杨公堤某段,刻意放慢快门提高曝光度,后期继续拉高曝光度使日落后的西湖呈现出一片醉人的蓝调,宛如仙境。如果近景的游舟是红顶的话就更棒了。

十二月:

家的门牌号。从小到大每一次回家我都会拍一拍这块门牌号,像挚友间相互击掌。刚开始时个子小够不着,总是需要费力地助跑起跳才能稍稍用指尖碰触到它,渐渐的要拍到它变得越来越轻松,而我离家的时间却越来越长。年底收到通知,因为旧城区改造的关系,我们家所居住的小区明年初就要开始拆迁。多少年了,我已习惯了这位挚友的存在,如今却连他也即将成为过去,五味陈杂有谁知,而我只能举起相机把你定格在记忆中,并再一次的奋力的跳起于它击掌作别,再见了老朋友。



摄于故居

后记:

2015年似乎是于过往道别的一年,辞去的工作、离世的亲人、还有无法继续的习惯。我不会怀念你们,因为那些过去都定格在了记忆里,我会习惯没有你们,因为2016将是新的开始。

终于赶在除夕敲钟前完成了这一年的总结,因为篇幅有限,这一年还有很多作品没来得及和大家分享,以后再找机会吧!感谢每一位耐心看到最后的尾巴,祝大家福缘似海!福禄满载!新年快乐!

购买地址:前往官方网站购买


网友评论已有0条评论, 我也要评论

发表评论

*

* (保密)

Ctrl+Enter 快捷回复